Loading...

馬上成為壹會員

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

阿合提汗.哈利達年逾花甲,是最早到達辦公室的人。她逐一向記者介紹帶來的照片,上面有她的兒子、兒媳和還在襁褓中的孫兒,她步履蹣跚地走到鏡頭前,聲淚俱下地道出自己的經歷:兒子被囚、孫兒失蹤、老伴離世,茫然無措的她在訪問過後,坐在一旁凝視着照片默默流淚。

阿合提汗與丈夫都是哈薩克族人,2006年連同孻子及丈夫移居哈薩克並取得綠卡,其餘3個兒子均留在新疆生活並娶妻生子,3個家庭共有14個子女。阿合提汗指,最後一次與該3名兒子見面已是2016年9月,當時她與丈夫一同到新疆探親,出入境時並無遇到阻礙。

3個兒子全被捕
10個孫兒不知去向

2018年2月,她突然收到同鄉消息,指3個兒子已被捕,3個兒媳於翌日亦同被捕,「再也聯絡不到」。3個家庭在兩日內失去音訊,遠在哈薩克的阿合提汗只能從往返中哈的同鄉透露的片言隻語中,拼湊出家人的現況,除了3兒媳據說在2019年初獲釋,與其4名子女現被軟禁在家,其餘5人仍被囚,10個孫兒更是不知所終逾一年。說到孫兒,阿合提汗泣不成聲,她指最小的孫兒只有2歲,「我不知道他們在哪裏,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人照顧……」

丈夫一病不起
數月後離世

至親杳無音訊,老伴得知噩耗後更一病不起,說到老伴在數個月後離世,阿合提汗聲淚俱下,「我實在受不了」,她指丈夫過去身體一直很好,因接受不了打擊方會短時間內離世,她自己身心更是受盡煎熬。由於阿合提汗仍持有中國護照,她曾到中國駐哈薩克大使館欲註銷護照卻被拒,她指大使館職員着她返回新疆辦理一系列手續,「我害怕一過境就會被抓走」,她至今仍未取得哈薩克國籍。